花媽王瑞芹曾一人配音四角 蠟筆小新、小魔女Doremi都有她!

資深王瑞芹:「各位滔新聞的朋友,你們好!我是花媽,大家好!」

 

 

《蠟筆小新》媽媽野原美冴:「小新!趕快帶小白去散步!」

《主君的太陽》孔孝真:「我不是鬼,不要把我當成是鬼。」

《小魔女Doremi》瀨川音符:「噗嚕嚕噗嚕,發咪發咪發!」

《犬夜叉》桔梗:「犬夜叉,你給我坐下!」

 

套一句韓劇的台詞,可能是我上輩子救了國家,所以這輩子讓我當了配音員。我們演過了很多人家的一輩子,可能我今天是個女主角,然後明天是個很慈祥的老奶奶,不然就是很可愛的小女生,千變萬化,我覺得每天過的日子都很不一樣。

 

「請握好扶手、腳站穩」每天搭捷運的台北人,想必對這個聲音不陌生。王瑞芹從捷運的電扶梯廣播、旁白、語音導覽,到卡通和戲劇配音通通包辦 ,一人分飾多角是家常便飯。

 

我記得我演了一齣韓劇,我是女主角,然後我還要配我婆婆、然後還要配我的小叔的女朋友,那小叔的女朋友也都會到家裡來,然後三個人可能要對話喔!然後演了差不多十幾集二十幾集之後,小三也是我。

 

我曾經說,台灣的配音員是最厲害的配音員,為什麼?因為在日本,一個人只需要配一個角色,你只要專精於、專門於你是配媽媽的、很棒很棒媽媽的,你就配媽媽那個角色,可是為什麼我們台灣配音員要配這麼多角色?那就是很現實問題,就是經費不是很夠。

 

我們女生可以配男生,可是那個男生侷限於國中生以下的,我們只能差不多配到這樣子。那高中的譬如說灌籃高手,那時候卡通灌籃高手,很多也都是男配音員配的。

 

台灣有兩千三百多萬人口,但配音員卻只有3、40個,想成為線上配音員,不但要經過專業訓練,還得熬過至少二至三年的跟班過程,許多新手配音員敵不過經濟考量,黯然離開配音圈更是常見狀況。

 

一開始是沒有任何收入的,其實我們的工作的性質很像演員,不過是聲音演員,我們用聲音來演戲。那我們的工作性質也很像是演員,我們也是接通告。那發我們通告的人就是錄音室,不然就是領班,領班就是類似我們的聲音導演。他覺得這個媽媽的角色、很溫柔的角色很適合你、他覺得OK、你可以、主要角色是這個,我們就找你來,大家就湊湊湊,湊成一個team。

 

就像演員一樣接戲、接通告,沒有固定工時,熬夜對配音員而言,是生活日常。

 

有時候我們把一天分為3等分,早、中、晚,早上的話可能是9點半到12點;中班的話可能下午1點鐘到5、6點;晚班的話就是6點半或6點鐘,到錄完可能11點12點。我曾經因為趕戲,也曾經錄過到半夜兩點鐘,有時候戲是on檔的。

 

把我們的台詞對在那個嘴上已經很不容易,尤其這個台詞,有時候因為我們這個台詞是翻譯稿,有時候翻得長、有時候翻得短,那可是你要在很短的時間,等於說那個反應是幾秒、幾分之幾秒的當中,你要把這個字塞到他的嘴裡。

 

除了配音員的工作,王瑞芹也發揮所長四處演講,擔任聲音訓練講師,寓教於樂。

 

給人家的第一印象,聽到你在說話的聲音,其實這是很重要的。怎麼樣口語表達,在什麼樣的位子、什麼樣的場合,你要用什麼樣的位子在說話,我在工作上面是這樣說話的樣子、我要安慰別人是用這種聲音在安慰別人的,所以每一種聲音運用方式都不同。

 

我在106年的時候,發生比如說鄭捷事件、小燈泡事件,然後我在想說這些犯案人動機、他的家庭教育怎麼了?所以我覺得品格教育要從小開始做起,那我能為這社會做什麼?就是錄故事。

 

第一,要很有趣的,因為引起小孩子興趣;第二,要有品格教育,含在裡面的書,所以我的故事裡面沒有小紅帽與大野狼,那到現在已經有200多則的故事了。

 

講到配音,王瑞芹眼裡始終散發著光芒。用聲音揮灑自己的人生、並將自己的長才回饋給社會,希望能讓更多人體會聲音的奧秘。

 

更多熱門話題:https://goo.gl/BhbGGn

 

您可能也喜歡…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