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米音箱雖紅 但不及黑膠帶來的粉幸福

 

黑膠藏家 林太崴老師

很多人他們喜歡黑膠,他們有一個明確的專輯概念,譬如說他們想追求某一個明星,譬如說上個世紀非常有名的國際巨星,像鄧麗君或鳳飛飛;有另外一部分的人,他們會非常重視音響的品質,譬如說那個音響本身一條線短短的,要價很貴;有些人你在跟他一起聽音樂的過程,他會特別注意:「啊!你聽左邊的聲道,跟右邊的聲道是不是不平衡?」這樣的玩法對我來講很好,但是很遙遠,我覺得跟我們生活好像不太有關。所以我喜歡玩有的沒有的,也許就只是一個很普通的狀態之下留下來的一個錄音,但它就會讓人覺得會心一笑,會覺得那時候時代怎麼會這麼有趣、這麼有創意。

 

我們現在其實已經在數位時代可能10年、20年了,我覺得在方便的同時,我們用一根手指頭聽得到或看得到全世界,所有的影像所有的聲音的同時,我覺得這個速度跟方便也帶來了一些孤獨的感覺。我覺得那孤獨的感覺,其實是沒有辦法用很方便的方式去填滿它。反觀去看老的時代裡面,他們做一些音樂做一些專輯的概念,你會覺得:哇!原來那時候竟然有那麼奇奇怪怪的,慢慢地慢慢做,你會覺得那時代怎麼那麼閒,怎麼那麼跟我們現在思考邏輯完全不一樣的時代。譬如說有電影明星很有名,他們就有出電影明星跟你演對角戲的黑膠,就是他們把電影的一段剪出來,男明星或女明星就講他的旁白,它會給你一本劇本,然後你就去演另外一個角色,你觀看這些創意的同時,你會覺得好像有一些什麼東西不一樣了。

 

我從我還沒有當兵之前,我就開始在玩這些東西,可是為什麼它有甚麼樣的肥料,足以支持我到17、8年我還在玩這些東西?我覺得主要的原因除了它有趣之外,我玩久了之後我才發現,好像一剛開始的時候是一顆葡萄,後來你把它拉起來,會發現是一串葡萄。這一串葡萄的概念就是,我會從這些老的、不同年代的聲音、不同的專輯裡面,看見我爸爸媽媽的年代和我阿公阿嬤的年代。

 

有一台我很喜歡,它叫Columbia的GP3,這台是黑膠界的70年代的算是很經典的機器,這台機器不只是可以聽而已,它還可以看。其實7、80年代有很多東西是普普風的,他們會設計得很華麗,這台黑膠唱片機就是個紅色的,看起來很大方,但又有點呆呆的那種感覺。最特別的是因為7、80年代有很多家電開始減肥,減肥意思就是說,也許它們本來很大很重,像計算機本來很大台,到了那個年代就會開始出現小小的。在這個減肥的過程當中,牆面的設計就會像插電的鐘,就會變成你可以裝電池,可以把它掛在牆壁上,GP3最特別的是它也可以掛在牆壁上。

 

那台香蕉真的很酷很酷,這台香蕉有很多很多的鄉民傳說,不只在台灣的鄉民界,它在美國的鄉民界、在全世界的鄉民界都赫赫有名。主要的原因就是因為

當時的普普大師Andy Warhol,他有跟地下絲絨這個搖滾樂團去合作,地下絲絨就有一張黑膠,就是Andy Warhol去設計的,封面就是一根香蕉。這個封面上面地的香蕉是可以剝皮,這個是美國的鄉民網傳,當時Andy Warhol就覺得這個概念我們應該放在黑膠的機器上面,所以就有這樣的一台機器發行,可是不知道為什麼當時也沒有賣得很好,導致現在全世界只出土3台,有一台在加州的香蕉博物館,有一台在我這裡。

 

從他們的設計裡面可以看到一個好像我們曾經經歷過、或是根本沒有經歷過的有創意的年代,因為我們現在的人永遠都會覺得未來的東西會比現在更好,譬如說2.0一定比1.0更好,3.0一定比2.0更好,可是當我們從這些老的播放器,或是從黑膠、從錄音帶、從卡帶裡面,我們真的看到很多他們當時的人們好像有一種充滿幸福的感覺,他們把他們最好的、最絞盡腦汁的那些腦汁,都放在這些音樂裡面了。

 

更多熱門話題:https://goo.gl/BhbGGn

 

您可能也喜歡…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