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R.陳建寧找私人教練 卻為這事險退團 !

建寧:其實我們一直在用音樂去描述我們對這個世界、這個世代的一些看法,那從最早最早的Lydia、我們的愛,一直到後面的月牙灣、到亞特蘭提斯、到這張專輯,其實F.I.R.的特質不外乎有幾個精神,第一個「以樂載道」,就是我們喜歡用音樂,去講一些我們對這個世界的一些看法。

 

 

新人Lydia韓睿原本就是F.I.R.入團前曾掙扎

 

Lydia:我很喜歡F.I.R.的音樂,我國中還有高中的時候。那個時候建寧老師跟阿沁老師都跟我聊了很多,我們聊到音樂的時候,感覺大家好像對音樂的熱情很一致,想要追求的方向很一致,然後F.I.R.的音樂又非常的好,建寧老師跟阿沁老師寫的歌我就很喜歡。

 

掙扎是一定會有的,那時候考慮的最多的是,我還感覺人生閱歷不是很豐富,不知道自己有沒有能力可以去詮釋好建寧老師跟阿沁老師的作品,這個其實是我當時最掙扎的一個點。

 

阿沁:韓睿最特別讓我感覺到的是,她不是那種炫技型的,但她的聲音又有可以炫技的本領。我要怎麼說呢?就是說,現在太多會唱的歌手,其實你在選秀節目選得到,可是我覺得對於飛兒樂團而言,我們要的不是會唱的歌手,而是能夠詮釋我們作品內涵的歌手。

 

Lydia加入後慘遭網路霸凌 一度難釋懷淚崩

 

Lydia:這說起來有點丟人,當時其實看到一些不太好的時候,真的就是很難過。我又是一個有的時候比較多愁善感、感情很豐富的人,所以有的時候看到,直接有的時候控制不住自己,眼淚就流下來。

 

F.I.R.團員像朋友也像家人 阿沁看Lydia就像「當年的自己」

 

阿沁:我跟韓睿好像年紀是差不多的吧?沒有啦,應該這樣講,我覺得其實比較像家人啦,很像朋友,又很像家人。當然可能在某一些經驗上,像譬如說,因為Lydia還是新人,她上通告、上節目、拍MV不會,所以有的時候好像我們又變得像老師,等下妳要注意什麼、鏡頭怎麼樣、演唱會怎麼樣,但我覺得還蠻有趣的,因為當時建寧老師簽我的時候,就一直在教我你等下上通告要做什麼、要講哥、要講姐,鏡頭記得眼睛不要一直眨,這些話好像彷彿之前有人跟我講過這樣子,所以我覺得其實就是一個傳承。

 

陳建寧:要有使命感 歌曲啟發性勝千萬點閱

 

建寧:可能在團裡面我比較年長,我慢慢能思考到說,其實人生很多的事情跟選擇,並不是你能預期的,也不是你能決定的。但是比方說,像我父親前陣子中風,前一天我跟Lydia還跟我爸爸媽媽在吃飯,第二天他就中風,因為中風就導致失智,他可能現在已經不認得我是誰,可是我們前一天還是那麼開開心心的,就是說其實人生太多不可測了。

 

我常常在想說,到底寫歌它的目的是什麼。不可能只為了賺錢嘛!也不可能為了只是出名而已,所以我覺得,從現在開始的F.I.R.,我們要有一些使命感。我們(阿沁)並不是新人了,再寫一首《我們的愛》大紅、紅遍大江南北,那個意義度跟興奮度,坦白跟大家說,沒有多興奮。《星火》公司很開心3400萬,就3400萬嘛!一億點閱,對,一億點閱,重點是說這首歌可以帶給大家什麼。

 

阿沁:我覺得我是一個蠻敢挑戰不一樣事情的人,就是去挑戰、突破自己的舒適圈,我的座右銘就是說:人生不要設天花板,你可以讓自己的人生有更多的可能性。

 

F.I.R.為了新專輯勤健身 阿沁最強調「這部位」線條

 

阿沁:真的有差,20多歲的時候,其實不容易感覺到。但是30多歲的時候,你就會比較開始那個轉換期。(阿沁現在是在重量訓練是不是?)對,我現在都會去健身房,因為真的需要。我只能說,還沒在健身的,趕快好不好?

 

好像最近還不錯,就是稍微有比較結實一點,但是我的目標也不是要練得很壯。但因為刷吉他啊,手臂很重要。夏天,你知道,刷下去,線條一定要出來的。

 

金價母湯 團長陳建寧想健身卻心有餘力不足

 

建寧:我其實也很想健身,而且跟大家說,我真的是一開始還蠻有毅力的。 但是後來呢,問題是,因為公司會幫我安排嘛,我就去找私人教練,那也不便宜,我一次報了30堂課,你看多有毅力啊!我去上了5堂後,我快死掉,我發覺我如果再上下去,我可能就沒有辦法再加入這個樂團了。

 

我上了以後,我那個禮拜沒辦法工作,你知道嗎?第二天我沒辦法起床,站也不是、坐也不是,所以後來我就改變,我就做簡單的運動就好,我的25堂就送給Lydia來繼續完成。

 

Lydia接手25堂健身課 團員差點少2個?

 

Lydia:教練對我很嚴格,我上課的時候,她對我真的很嚴格。我記得我第一次上課的時候,上完之後我整個第二天我就起不來,下樓的時候,我就趕快給我的教練發話,說我下樓的時候覺得自己沒有腿了,然後她說:沒關係啦,你這第一次嘛!之後就好了。

 

更多娛樂情報:https://goo.gl/ekWunu

 

您可能也喜歡…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