詹喬愉成功登上聖母峰 登頂只想問:我的日出呢?

登山家 詹喬愉:「大家都會覺得我登頂的時候有沒有很感動?有沒有哭?但事實上沒有,因為登頂的時候,說實在的我比較多的是錯愕。」

 

 

登山家 詹喬愉

登山會吸引我的地方不只是風景,其實在整個過程中,尤其我也很喜歡在登山過程中你跟隊友的相處、發生的很多趣事,我覺得登山整個過程是會讓人忘記山下的很多事情,尤其是工作。

 

在那個當下你會非常地開心,人家說「山中無日月」,你在山的時候真的會有這種感覺,在裡面發生的一些事情,就算是比較辛苦的,譬如說今天遇到一些困難,像譬如說我曾經遇過溪水暴漲就被困住,你就會跟你的夥伴共同去想出辦法。

 

很像破關的那種感覺,就跟你打電動一樣,但它是真實的,所以會讓人很投入。大家回來在聊天的時候,你所回憶的,你會拿起來說嘴的,大部分都不是晴空萬里、風景很漂亮的時候出去爬山,大部分都是什麼遇到冰雹啊、遇到暴風雨啊、然後你的帳篷被吹飛啦,這種事情反而是大家永遠會記得、會拿起來說嘴、會變成一個故事,到時候變成大家一個共同的回憶。

 

成功登頂聖母峰 腳程太快無緣看日出

 

大家都會覺得我登頂的時候有沒有很感動?有沒有哭?但事實上沒有。因為登頂的時候,說實在的我比較多的是錯愕,就是因為我們都有打聽,大概從第四營出發到登頂需要多少時間,嚮導跟我們說大約需要10到14個小時。所以那時候我們就會想說,這個山頂應該會很遠吧!所以那時候當我上去突然發現:「咦不對啊!天怎麼這麼黑?」這也黑得太徹底了。因為我預計是如果我們以最快的速度10個小時抵達好了,天也亮了、也日出了,結果我們到的時候連要日出的跡象都沒有,我就把手機拿起來看,就3點零幾分。所以那時候我就非常傻眼,我就問我的Sherpa(嚮導):「那我的日出呢?」,他就說不能等日出,要下去,那時候溫度大概負40度,我在那邊拍一拍照,我的厚手套從來沒有拿下來過,只是拍個照而已,我就已經開始痛,痛到不行,手指開始痛,如果我再不下來,我就可能會凍傷。

 

在那種海拔顧慮不到 有沒有別人看到了

 

女生上廁所最麻煩的就是要把褲子脫掉,男生都不用。你知道在那麼冷的地方,都會覺得屁股會凍掉。你還穿著安全座帶,真的會很麻煩,而且你又不能脫座帶,不然你會掉下去。有時候只能掛在繩子上,有時候真的很急的時候, 因為全身羽絨它有拉鍊,屁股上有拉鍊,可是也很難拉,你又戴手套要請人家幫忙全部拉開,然後就是很麻煩。可是在那種海拔你已經顧慮不到有沒有別人看到了,人家也不管你,你只要稍微遠一點就好了。因為你沒有地方躲啊,你又只能吊在繩子上。

 

我現在都準備寬口的瓶子在帳棚裡面上,這樣就不用出門了,不然屁股真的會有凍掉的感覺。

 

登山的感動都在過程中 而不是登頂的時候

 

登山最重要的是它的過程,登頂只是一個當你完成這過程,你必然就會站在頂上。它是一個目標,你每次總要自己設立一個目標才會去進行這個過程,可是我覺得每一次登山,你會得到的感動會是你會有很多的感觸。你的故事,事實上都是在那路程中,而不是在你登頂的時候。

 

詹喬愉小檔案

綽號:三條魚

現職:登山家、高山嚮導、新板山搜義消小隊長

登山經歷:

2019年5月27日,台灣第二位女性登上全球第一高峰聖母峰(8848m)

2019年5月15日,台灣第一位女性登上全球第五高峰馬卡魯峰(8485m)

2018年9月28日,台灣第一位女性上全球第八高峰馬納斯盧峰(8163m)

2018年5月16日,台灣第一位女性登上全球第四高峰洛子峰(8516m)

 

更多熱門話題:https://goo.gl/BhbGGn

您可能也喜歡…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