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青晚安詩

 

〈寂寞〉周夢蝶

寂寞躡手躡腳地

尾著黃昏

悄悄打我背後裹來,裹來

 

缺月孤懸天中

又返照於荇藻交橫的溪底

溪面如鏡晶澈

祇偶爾有幾瓣白雲冉冉

幾點飛鳥輕噪著渡影掠水過……

 

我趺坐著

看了看岸上的我自己

再看看投映在水裡的

醒然一笑

把一根斷枯的柳枝

在沒一絲破綻的水面上

著意點畫著「人」字——

一個,兩個,三個……

 

 

〈靈河〉洛夫

我幾時說不來的?

我不又在鳳凰木上懸垂著滿樹的紅燈籠,

還有你愛著的靜靜的風。

 

你與鳳凰樹並立,並立於我風雨的階前,

閃耀著愛的蠱惑,我不敢仰視,

你們都是來自太陽的天涯。

 

汲飲葡萄的紫,芒菓的青,

以及你眼睛的流泉

流自那條長長的美麗的靈河,

我就知道五月是一個哭泣的季節。

風吹過來,揚起你的裙,你的淺笑,

──那小小的夢的樓閣,

我將在這裡收藏起整個季節的烟雨……

 

 

〈在天晴了的時候〉戴望舒

在天晴了的時候,

該到小徑中去走走:

給雨潤過的泥路,

一定是涼爽又溫柔;

炫耀著新綠的小草,

已一下子洗淨了塵垢;

不再膽怯的小白菊,

慢慢地抬起它們的頭,

試試寒,試試暖,

然後一瓣瓣地綻透;

抖去水珠的鳳蝶兒

在木葉間自在閒遊,

把它的飾彩的智慧書頁

曝著陽光一開一收。

 

到小徑中去走走吧,

在天晴了的時候:

赤著腳,攜著手,

踏著新泥,涉過溪流。

 

新陽推開了陰霾了,

溪水在溫風中暈皺,

看山間移動的暗綠——

雲的腳跡——它也在閒遊。

 

 

《我不知道風從哪個方向吹》徐志摩

我不知道風

是在那一個方向吹--

我是在夢中

在夢的輕波裡依洄。

我不知道風

是在那一個方向吹--

我是在夢中

她的溫存,我的迷醉。

我不知道風

是在那一個方向吹--

我是在夢中

甜美是夢裡的滋味。

我不知道風

是在那一個方向吹--

我是在夢中

她的負心,我的傷悲。

我不知道風

是在那一個方向吹--

我是在夢中

在夢的哀怨裡心碎!

我不知道風

是在那一個方向吹--

我是在夢中

黯淡是夢裡的光輝。

 

圖/Pexels

剪輯/文青散步

 

您可能也喜歡…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