脆樂團拿食物當樂器,中秋月餅也不放過!

 

丁丁:「就是我在網路上看到很多影片會做一些教學,拿食物來當樂器這樣。因為它用的原理就是食物裡面的一些水份可能就是有帶電的一個……」

Skippy:「電解質吧,就是如果它在食物裡面,它會溶解,溶解電解質就可以導電,可以導電的話就可以傳遞訊號。」

 

雞蛋糕、餅乾變身成為樂器,你看過嗎?他們是Crispy脆樂團,去年入圍金曲最佳演唱組合。不按牌理出牌的他們,就連過節時吃的湯圓或月餅,都能是演奏道具。

 

丁丁:「第一個我記得是湯圓,然後粽子。」

Skippy:「中秋節我們那時候吃了比較多東西,月餅,然後跟烤肉、柚子,所以蠻多種的。南瓜那個不算是導電,但也是一個嘗試。然後還有失敗例子,我們那時候想試巧克力,有一陣子想要接,竟然不導電,算是出乎我們意料之外。」

 

新歌探討人云亦云的連鎖效應、資訊大量的複製轉貼,讓人們失去了自我和獨特性,更找來熊仔合作,整首歌展現有別以往的新風貌。

 

Skippy:「我們跟熊仔的合作,熊仔就是一個饒舌歌手,算是我們第一次嘗試跟嘻哈做結合。我記得有一個留言還是分享說,脆樂團從小清新變小微醺了,我覺得這個其實蠻精準的,就是我們開始嘗試一些可能跟以前形象很不一樣的一些曲風。熊仔是我們大學學弟,其實一直很想跟他合作,因為他的詞比較屬於精細的,就是想很多的詞,我覺得這一點跟我們這首歌想要傳達的意思很像。」

 

Skippy原來有饒舌歌手的天份?

 

丁丁:「終於可以練Rap了,終於把一首Rap練好了。」

Skippy:「對對對,因為我們現在跑一些小型的演出如果只有我們兩個人的話,就是熊仔那個Rap是我負責,為了這段Rap練了非常非常的久。」

 

Skippy:「以前有點不諒解自己的一些,就像我說有多少光就有多少黑,這件事情代表是說應該是說我們在台上,其實就算是把我們的一部份燃燒給世界看。燃燒過程中回到家,就發現自己是有些東西有點耗盡的感覺。」

 

成團十年,是工作夥伴、是情人也像家人,被問到對方做過最暖心的事,兩人竟然同時語塞。

 

Skippy:「我們後來實在是,我們相處有點太像是同一個人了,我們日常很像在一起,然後工作也是,所以變成很像是自己的一部分。」

 

熟悉到像另一個自己,音樂之路上遇到困難,有了彼此一點也不怕孤單。穩穩地、淡然地走著,能不能再次入圍金曲,一切隨緣。

 

Skippy:「我覺得能不能得(金曲)算是緣份,像上次我們入圍的時候,其實入圍的每一個團體都是完全不一樣的風格,我完全不覺得那個優劣是有辦法評斷的,就是看當年評審的想法,那這張專輯我覺得問心無愧。」

 

我們接下來會有我們的專場巡迴,我們9月27日在高雄的LIVE WAREHOUSE,9月28日在台中的玩劇島小劇場,然後10月9號會在台北的Legacy,重回Legacy的舞台。然後那天雖然是禮拜三,但其實是雙十連假的前一天,所以大家可以看我們演出,然後爽爽過連假,Yeah!

 

:::::《有多少光就有多少黑》專場巡迴 :::::

10/9 20:00 台北 Legacy 傳 音樂展演空間

9/27 20:00 高雄 LIVE WAREHOUSE 小庫

9/28 20:00 台中 玩劇島小劇場 Little Play

 

更多娛樂情報:https://goo.gl/ekWunu

 

您可能也喜歡…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