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籟片】方泂鑌談戀愛理性派 某段還沒牽手就分手

方泂鑌曾被封「木村拓鑌」 新造型宛如裴勇俊分身

當初說像木村拓哉,是因為那個飛飛頭嘛,其實那個飛飛頭到現在也是差不多,只是戴了眼鏡就變裴勇俊,木村拓哉這個意思,後來也是因為上次《一千個晚安》這首歌的MV,穿了一個咖啡色那種大衣,然後眼鏡加上那種髮型,整個配套看起來就是冬季戀歌,所以那時候導演在拍的時候,他也說我好像在拍冬季戀歌,然後果不其然一上YouTube,所有的留言都說裴勇俊裴勇俊,還有什麼裴勇俊加張雨生。

 

音樂創作有「偏執」,日常生活也不例外

案例一:食物有烤焦處一定要挑掉

除了音樂以外,我覺得比較有偏執的應該就是食物吧,像比如說烤焦一些黑黑的比較髒的,就會挑掉,所以就是有一些朋友會覺得,好像有點食物潔癖這樣子。有時候桌上有螞蟻,我比較是用紙巾沾水,把牠們黏起來帶到別的地方去放。

 

案例二:怕蟑螂但無法見死不救

有時候走路回家,路邊不是有蟑螂嗎,牠就四腳朝天然後是求救的狀態,我就會運用我的肺活量,吸得很飽的一口氣,然後就把牠吹翻過來。而且我是很怕蟑螂的,所以牠翻過來的時候牠會跑,所以我是那種一吹完之後自己就要跑很快的那種。

 

 

如果身邊好友失戀 會推薦新專輯哪一首歌?

《把你還給你》吧,就人家不愛了就好好放手,可以讓自己瀟灑一點、帥氣一點,分手也可以分得有格調一點。

 

我們都知道愛不是佔有,付出是愛對方,但是當然我們熱戀的時候,都會說你是我的我是你的,但是很多時候就是非得要分手的時候,大家都會忘記說這個愛的本質,就是其實愛就是要付出,所以我覺得這個歌,其實要表達的就是一個放手的感覺。

 

 

方泂鑌談戀愛超理性 遇失戀朋友完全不知情

我覺得還算是蠻理性的,你會知道說難過是一件事情,什麼是對的又是一件事情,我分手很難過的時候,其實大家會不知道,因為我都不講話的那種,我有一個朋友是失戀,他就每遇到任何人他都會講,把他故事從頭講一遍,然後我可能就是完全不講,等我可能就是心情平復了比較好了,那我比較有可能會去講。

 

 

最難忘戀愛經驗大公開 還沒牽手就分手

中學的時候就是我喜歡一個女同學,然後我們就認識好一陣子,我就有一天打電話給她聊天,聊到一半我就說要不然我們交往好不好,她說好啊。

 

後來在學校遇到她,大家好像不知道怎麼樣變成情侶,所以我們一直都是好像沒有什麼分別,還是朋友的感覺,後來有一天我們同班的女同學生日,我們到她家去參加生日會,之後大家全部一起去看電影,她坐我旁邊我一直想要牽她的手,但是我就一直牽不下去因為她媽媽坐後面。

 

反正就一直沒辦法進入那個狀態,有一天差不多一兩個月,我就跟她說不如我們當回朋友好不好,她就說好啊,完全沒有進入戀愛狀態的戀愛。

 

 

曾面臨失聲危機 樂觀笑:聲音更有魅力

有想過如果說我的喉嚨壞掉,就沒辦法唱,那就可能當幕後吧。

 

一開始是完全沒有辦法講話,到後來有聲音,但是你唱歌本來音域是到這邊,那你音域就變很低,然後那個時候有一場演出,你沒辦法得要去唱,所以我就帶著一把吉他,去把所有的歌降很低,就是用談吉他的方式去唱。聲音變低還好,是變得比較厚一點,沙沙的比較磁性的感覺,有一種比較man一點男性的魅力。

 

我覺得其實也不錯,就像你穿一些皮革,你穿久了就是有一個紋路,那也是一種美。

 

更多娛樂情報

您可能也喜歡…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