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經走向你了》 敻虹

 

你立在對岸的華燈之下

眾弦俱寂,而欲涉過這圓形池

涉過這面寫著睡蓮的藍玻璃

我是唯一的高音

唯一的,我是雕塑的手

雕塑不朽的憂愁

那活在微笑中的,不朽的憂愁

眾弦俱寂,地球儀只能往東西轉

我求著,在永恆光滑的紙葉上

求今日和明日相遇的一點

而燈暈不移,我走向你

我已經走向你了

眾弦俱寂

我是惟一的高音

 

文/敻虹

圖/Peter Lin

剪輯/文青散步

 

更多動人新詩

 

您可能也喜歡…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