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難得》徐志摩

 

難得,夜這般的清靜,

難得,爐火這般的溫,

更是難得,無言的相對,

一雙寂寞的靈魂!

 

也不必籌營,也不必評論,

更沒有虛憍,猜忌與嫌僧,

只靜靜的坐對著一爐火,

只靜靜的默數遠巷的更。

 

喝一口白水,朋友,

滋潤你的乾裂的口唇;

你添上幾塊煤,朋友,

一爐的紅焰感念你的殷勤。

 

在冰冷的冬夜,朋友,

人們方始珍重難得的爐薪;

在這冰冷的世界,

方始凝結了少數同情的心!

 

文/徐志摩

圖/Peter Lin

影音企劃/文青散步

 

更多動人新詩

 

您可能也喜歡…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