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自的時候》戴望舒

 

房裏曾充滿過清朗的笑聲,

正如花園裏充滿過百合或素馨;

人在滿積著的夢的灰塵中抽煙,

沉想著凋殘了的音樂。

 

在心頭飄來飄去的是什麼啊,

像白雲一樣地無定像白雲一樣地沈鬱?

而且要對它說話也是徒然的,

正如人徒然向白雲說話一樣。

 

幽暗的房裏耀著的祇有光澤的木器,

獨語著的煙斗也黯然緘默,

人在塵霧的空間描摩著慘白的裸體和

燒著人的火一樣的眼睛。

 

為自己悲哀和為別人悲哀是同樣的事,

雖然自己的夢是和別人的不同,

但是我知道今天我是流過眼淚,

而從外邊,寂靜是悄悄地進來。

 

文/戴望舒

圖/Peter Lin

影音企製/文青散步

 

 

更多動人新詩

 

您可能也喜歡…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