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鈴》 楊牧

 

雨止,風緊,稀薄的陽光

Document

向東南方傾斜,我聽到

輕巧的聲音在屋角穿梭

想像那無非是往昔錯過的用心

在一定的冷漠之後

化為季節雲煙,回歸

驚醒

想像那是記憶

記憶的風鈴

大聲搖過我們的曾經

 

秋之午後,當陽光試探了

水缸冷暖又將反影投射

天花板上,不斷波動

凝視一張喧嘩澌濺的床

我仰首默數光彩如潮

洶湧,在正上方變化

如暈,如雲,如星隕

依序升沉

如韻

 

我聽到

鈴聲跌宕過

收穫的瓜園

阻於圍牆,遂反彈到半開的窗前

再不猶豫,飛踴到床上依偎

依偎著通紅的頰。飄零

是髮,是惺忪的眼──

那音樂,這時,充滿了

亢奮的血管,一萬條支流

發源於夢的古潭,上下

頡頏,又一萬條支流

發源於夢的古潭

接觸,匯合

滂沛若洪水

 

想像那是記憶

記憶的風鈴大聲飄過

我們曾經的

秋之午後

 

 

文/楊牧

圖/Peter Lin

影音企劃/文青散步

 

更多動人新詩

 

Document

您可能也喜歡…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