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虹建築在林口!由下福市民活動中心談起(下)

彩虹建築在林口!由下福市民活動中心談起(下)

文、圖/許派崇

 

宮廟是否一定是傳統建築

日本東京都通入寺建於江戶時期,中間雖有增修,但一直都不如人意。及至Satoru Hirota Architect接手寺廟的二次修繕,將其以極簡的手法修復原有的祠堂建築,同時還以清水模工法增建了兩處新建築,使得寺廟以新的方式重見世人,再次服務社區。園藝設計上,以花崗石、鵝卵石、樹木等搭上較為冷調的清水模牆壁,使得整體空間產生設計感。

木構造維持神社莊嚴性,服務空間至於旁邊集合住宅的二層同一樓層。

隈研吾近年充滿了活力,位於東京神樂阪的赤城神社是類似像文昌帝君的角色,由於年久失修,但是又經濟拮据。開發商整合了整個基地,已設定地上權的方式將基地側變成了集合住宅的都市更新案,產生了經費重修神社。為維持神社的莊嚴性,隈研吾將神社的基地抬高成為至二層,一層成為所有設備空間及停車場所在,神社維持了獨棟建築,而以木構造全新的姿態出現,其服務空間至於旁邊集合住宅的二層同一樓層,可以由神社的廣場進出,不只是維持神社的獨立性,不同出入口的設計,也使集合住宅的住戶不受神社出入人群的干擾。

隈研吾將神社的基地抬高至二層,一層成為設備空間及停車場。

 

建築形式的呼應

柱列實是古典建築元素,兩側的柱列容易界定空間,產生儀典性,最著名的就是羅馬梵諦岡聖彼得大教堂Basilica di San Pietro in Vaticano廣場,原本米開朗基羅的設計,雖然教堂極盡華麗,但缺少前面轉換的空間。至貝尼尼接手,調整了廣場用兩重柱廊環抱,雖然阻擋了教堂屋頂雕像的視覺效果,但是使聖彼得大教堂廣場更具儀典性,歷次教宗蒞臨及教宗選舉等活動,群聚廣場的景象都令人震撼。

兩側的柱列原屬古典建築元素,容易界定空間。

貝尼尼用兩重柱廊環抱梵諦岡聖彼得大教堂廣場,使其更具儀典性。

因此美國建築師克里斯蒂安.德.波棕巴克Christian de Portzamparc設計盧森堡愛樂音樂廳時,因音樂廳基地座落於舊市區與新市區之間,面對三角形廣場,波棕巴克因此將音樂廳設計成橢圓形,以呼應廣場以及城市的格狀系統。而音樂廳外環的柱廊,概念即源自聖彼得大教堂廣場兩側的雙重柱廊。

盧森堡愛樂音樂廳外環柱廊,概念即源自聖彼得大教堂廣場兩側。

 

顏色的點綴

顏色往往是最受人矚目的,高彩度的顏色用在建築上,永遠是大好或大壞。所以工廠中的管線,常常用顏色管理,危險的管線漆上紅色,提醒使用的人注意,消防法規沒有規定消防箱的顏色,但是建物中的消防箱往往以高彩度的顏色呈現。最著名的例子是巴黎的龐畢度國家藝術與文化中心,建築設計上將建築中的管線外露,使內部空間呈現最大的使用尺度,外露管線則依照不同功能漆上不同的顏色。在當時的環境中,簡直引起軒然大波,顛覆對於建物的想像,直到現在也變成巴黎市重要的地標。

龐畢度國家藝術與文化中心,將高彩度管線做外露設計。(Provided by Roux.# flickr)

 

(本文由 tt.Media推推志 授權轉載,原文在此)

您可能也喜歡…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