紐約中國城、某間廟的地下室,成了孩子的藝術啟蒙地

紐約中國城、某間廟的地下室,成了孩子的藝術啟蒙地

文/Pauline Tan 圖/SLEEPCENTER

SLEEPCENTER位於紐約市中國城的門羅街(Monroe Street ) ,這是中國城裡最老的一條街,居民以義大利移民和中國華僑居多(附近的Knickerbocker Village在60年代曾經住著許多義大利裔犯罪集團成員)。目前住著的,大多是老一輩的福建人。

林銳,26歲來自中國深圳的年輕人,大手大腳小平頭,說話的時候,聲音猶如低音貝斯(有點像深夜廣播節目的那種音質),在大學時主修藝術,最初因為創作和展出的需求,和朋友合租了這個位於門羅街上,一間歷史悠久、叫做「泰山宮」的宮廟下的地下室空間。

SLEEPCENTER據點,就在紐約中國城的「泰山宮」B1

從非法移民聚散地  變身藝術空間

這個地下室也很有故事,本來叫做北京會館,是一個提供非法移民庇護的場所,裡頭的住客形形色色,有賭客,也有妓女。當林銳和朋友決定租下進行改建之初,這裡有的是散佈各處的「驚喜」:死了或者還活著的老鼠和蟲子、能把雙眼薰到睜不開的臭氣外,還有之前住客們遺落的情趣玩具和情色錄影帶…

幾個人於是藝術家身兼水電工,從打掃、拆牆、接電路、粉刷開始。原本這個空間沒有名字,妙的是,當時泰山宮隔壁,剛好有間治療失眠的會所正要關門大吉,林銳他們索性拿下了會所SLEEPCENTER的名字,於是可供藝術活動、實驗性策展,和畫廊使用的空間,正式開幕。

幾個朋友聯手,把非法移民聚集地 變身藝術空間

節目內容質量 才是空間重點

對林銳而言,畫廊的大小質量是其次,重點是節目內容編排(program)本身要大於空間。以作為畫廊空間使用來說,如果空間過大、挑高過高,其實某種程度上反而是具有威脅性的。在SLEEPCENTER這樣低天花板、多隔間的地下室裡,反而可以讓藝術家發揮創意,與空間互動。(比如說可以利用小隔間作放映室,地下室的鍋爐房也變成了有趣的展示空間),而對參觀者來說,也是一種用新方式欣賞作品和空間的方式。

SLEEPCENTER由一群懷抱夢想的年輕人營運

這個由一群對文化藝術抱持認真思維的年輕人,以開放而擁抱挑戰的態度,營運的實驗性空間、非營利組織,它存在的目的,不僅僅是為了藝術家,更是為了社區(community)而存在。除了藝術圈的朋友,這裡也成了鄰居們交流的場所: 社區的老太爺常拖著孫子的手來看展;今年夏天因應居民要求,舉辦了適合小孩的夏季藝術講座…

這裡也成了鄰居們交流的場所

在未知前的姿態  考驗藝術家韌性 

對藝術家來說,考驗著是否堅持下去的關鍵,有時不全是財力的問題,而是對自己韌性、自我認同的探索(或者試煉),以及,在未來面前,對未知的柔軟性。

從組成分子複雜、人人避之唯恐不及的地下室,搖身成為社區親近的集散中心,藝術文化絕對是成功轉化空間性質的最大功臣。也讓在這段空間運營的時間內,同時還申請上,位於倫敦藝術研究所的林銳,學著將自己亞洲出生、以人文關懷為本的背景,和因為繼續唸書,飄洋過海到了新城市,所得到的多元文化/藝術啟發,在SLEEPCENTER這個大鍋裡,翻滾出一些有趣的價值觀。

帶著亞洲以人文關懷為本的背景,林銳在SLEEPCENTER這個大鍋裡,翻滾出一些有趣的價值觀

 

 

(本文由 tt.Media推推志 授權轉載,原文在此)

您可能也喜歡…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