漂泊的寫意者 夢想社區駐村藝術家(上)

漂泊的寫意者 夢想社區駐村藝術家(上)

文/朱仲文 圖/王姿云

在緣分的牽引下,兩位峇里島藝術家Putu 跟 Wayan 透過共同的巴西朋友,開啟了來台駐村的生活。從2009年產生的「緣分」,建構了他們與夢社區特別的感情,「我覺得台北沒有一個地方比這裡更適合創作了。」Wayan說,汐止的感覺不像大都市般的擁擠,少了汲汲營營的夢想社區,除了能專心投入創作,更能感受到源於內心的平靜與快樂,這裡是一個非比尋常可貴的地方(The place I never found before.)。

夢想社區的藝術裝飾結合實用效益,讓居民不只可以欣賞,還能與其互動

 

藝術是一門通用語

Putu 和Wayan駐村的時間前後加加減減大約六年,他們時常參與社區活動,幫助社區製作藝術裝置也參與夢想社區基金會在各地舉辦的工作營,進行社區營造的分享。「我最感動的部分是透過工作營(workshop)教老人動手做藝術。」Putu說,做這樣的事情很有意義,因為給予的能力彰顯了他身為藝術家的美好。

Wayan 分享,透過每場社區舉辦的工作營,他認識台灣許多地方,有些地方人民的連結性不如峇里島村莊來得緊密,在峇里島,他們透過信仰讓村民有緊密的結合,然而在台灣儘管住在同一個社區裡,居民的交流其實並不多。他們透過藝術,手作的實際與老年人互動,是他們參與社區營造最深刻的記憶。

夢想社區印度博物館內由Putu創作的浮雕壁畫

在異地旅居創作,是藝術家累積能量的一種方式,也是文化交流與學習不同美學的體驗。夢想社區除了落實社區營造的本質,也讓駐村藝術家有許多交流的機會。Wayan說:「我們專注於我們的創作,有時會忽略其他可能性,但在社區裡經常可以與來自不同國家的藝術家分享創作,我們感到很新奇。」

模仿皇宮聖殿的雕花石柱

同樣來自峇里島的藝術家Putu 相對於Wayan就顯得很靦腆,他不是個多話的人,甚至有些安靜,但聊到這個話題,他卻興奮地 告訴我,他活了二十幾年,直到來台灣才知道「馬賽克」創作。Putu 帶我走訪夢想社區的印度博物館,這裡牆上的浮雕都是他的心血,精細的雕刻憑藉地只有一把長刀,他笑著拿出工具說:「我的專業其實是木雕,我只用這把刀。」儘管現場的創作全是以保麗龍為主,但做工的講究還是訴說了工匠的精神。藝術是一門語言,除了不停地探索,還要有融合。(待續)

來自峇里島的藝術家Wayan Sadera(左)與Putu Agus Juniawan(右)

 

(本文由 tt.Media推推志 授權轉載,原文在此)

您可能也喜歡…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