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著新店大叔走跳在地深夜食堂(上)

文/畢俠、圖/Stan

每個團體裡,偶爾會有一兩個這種類型的朋友,說起話來尖酸而不刻薄、鞭辟卻不入裡,打扮新潮入時也能操得一口流利台語,興趣是在家邊刷電吉他邊陪爸爸看政論節目,只喝最原始包裝的罐裝台啤。

像這樣有點台又不太台的新台式路線,少了天龍國多金的浮誇,亦自有其一番國際文化閱歷,若以城市氛圍來形容的話,大概最接近新店永和這一帶,對台北都會生活拿捏有其獨到的節奏,就像我這位裝著大叔靈魂的好友,深信世界上最美好的事情都發生在大坪林或小碧潭一樣。

「你知道台灣第一家熱炒就是誕生在新店嗎?」

友人有點臭屁的帶我們到《不仔的店》要了張桌子,在三民路一字排開的熱炒戰場,氣派地佔了三間店面的座位席,據說老闆看準了10多年前,台股從萬點跌落三千點的時機,逆勢端上盤盤百元的海鮮快炒,讓不少為自家小工廠拚到大半夜的老闆們,紛紛帶上一團員工前來吃喝個痛快,當然是不是第一家已不可考,不過從店內座無虛席,人人自在大嚼、開懷大笑的景象,確實與印象中市民大道不太一樣。

因為份量夠足、口味夠厚,來這的饕客比起上班族,有更多是從小吃到老的原生家庭,像兒子陪老爸來喝一杯,或今夜懶得開伙的婆媳拍檔等,讓新店人的夜生活比起應酬飯局,更有濃厚質樸的交心氣息,著實奇妙。

圖一:不仔的店大排長龍、店門新鮮魚貨陳列、大盤海瓜子快炒、一家人喝著台灣啤酒

 

「當然有創意、夠噱頭的居酒屋也是少不了的。」

大叔說,難免還是有交往五週年或新婚紀念日這種場合,要說服(準)老婆新店的好,不如先用居酒屋征服她的胃,像這家開在景美橋下的《笑居樂食》不僅燈光美(店門特色燈籠)、氣氛佳(聖旨捲軸菜單),最重要的是炙物、串燒等和風料理的口味拿捏,溫厚不張揚,在日式手路與台人口味之間取得巧妙平衡,保證每次上菜都能讓另一半讚聲連連,驚呼嫁對郎。

當然,即使樂天如大叔,偶爾也會遇上壓力山大的失眠時刻,這時不如一個人靜靜到《Buddy House壹耗店》找個不被誰打擾的角落,點杯鮮釀啤酒、配手工披薩一個人什麼也不想地吃著,如果遇上電視機播出喜歡的老歌,也可以跟著哼,就是這麼一間可以讓人好好歸零的溫馨小酒館,吃飽喝足了,就能好好面對明天的挑戰。

 

趁著酒酣耳熟之際,問大叔最喜歡那一種宵夜場?他說,不是熱炒、不是居酒屋、當然也不是精釀啤酒,而是結束整日漫長工作後,在回家路上思考要上哪小酌一番,每當中記憶中提煉出些什麼的時刻,就會覺得當個新店人其實真的很不錯。

(本文由 tt.Media推推志 授權轉載,原文在此)

您可能也喜歡…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