莊仁傑-登革熱

 

要是能夠戀愛就好了

我開了燈關了窗點起蚊香又

熄了它想:重新

把窗打開吧?

任每顆星星代表的願望一躍而下

一粒粒

凸長在膚上

 

冬夜敲著玻璃鋁合金與輕鋼架

要我睏著不忍

不忍拒絕一種全面性擁抱的渴望

即使屬於冰冷。

就像讓土吃掉,待春的卵

縱然無夢

成蟲螁去的殼都還留著

 

也讓蚊子滑翔進來吧?

就著細長的針線 震晃

將我的故事填縫補合

並讓那些著床的願望腫脹

教心跟著麻癢──

那仍是塊,新鮮的肉

被浸泡在熱燙的時間中

即使失去乾淨的歷史也不怕變髒

好一陣子地維持著

臉紅

直到額頭蒸燙

 

莊仁傑撰於2013-01-16

刊登於《鹽分地帶文學》46期

收錄於德尉詩集《病態》2015

 

您可能也喜歡…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