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派新貌運動 二 】建築迷才知道的德國建築

文/許派崇 圖/許派崇

緣起

在舊建築再利用中,最常使用的手法是屋中屋、盒中盒的處理方式,也就是在裡面架個樓地板,解決所有的使用功能,又不會對於舊建築的外觀有太多的變更,如上篇談到的馬斯垂克天堂書店與教堂改建的旅館都是同樣的手法。在台北的台博土銀展示館也是運用相同的處理方式。這也是舊屋植入最容易的處理方式。

但是倘若有些舊建築面積過大,其殘跡保留的方式,若以新功能引入就會變得有點傷腦筋。特別是有許多人的觀念依然停留在舊建築的修復,必須修舊如舊、古色古香的前提下,如何引入新的功能,通常會引起軒然大波的討論。

科隆羅馬遺跡紀念館

位於鬧區的遺址展示空間,建材鑿洞設計而光而入,讓人有與世隔絕的感受

此座紀念館原本是座教堂,因使用需求更易而改建。在地下挖出數層羅馬時期生活的遺構。基於殘跡保存的前提下,如何讓舊的遺址與新的教堂並存,且能彰顯羅馬時期的氛圍,就成了一個棘手的課題。Peter Zumthor接手了這個設計,新的博物館直接放到遺跡上面地上三層的位置,將新建築直接疊在舊的教堂遺構上面,作為教堂聖物的展示空間,同時也提供其他展覽使用。最重要的地上一層為直接挑空兩層的高度,作為羅馬遺址展示的場域。新建築與遺址以未填滿的磚相連,室內用幾支細柱作為結構支撐,其餘的只有少數的燈光,以及主要的動線:避免危及遺構提供訪客參訪的木棧橋。為保留遺址最大的面積,原先改建的教堂面積變小,成為兩間祈禱室。

遺跡上採木棧道的設計,漫步其中宛如走入歷史的現場

進入到羅馬遺址中,Zumthor特意用最少的照明,大部分是背景光,重要部分以投射燈向下照射,所以你僅看到幾個光柱,作為視覺的焦點。大部分的光線是來自上方未填滿的磚透射進來的光線。因此,進到位於鬧區的遺址展示空間,會讓人有突然與世隔絕的感受,你只浸淫在歷史的洪流中,看著過往光輝的歷史。忘卻紀念館是位於科隆的鬧區之中。

布萊德弟兄還願堂

一望無際的田中央,一座小教堂,三角形的門,神聖又神秘的建築

Peter Zumthor對於材料處理相當精細,雖然經手的案子都不大,但是所形成的場域,往往膾炙人口。在科隆附近鄉間裡,當地農民希望為聖人布萊德弟兄建一座小的祈禱室,作爲還願之用。但是,基於農民經濟狀況不佳,甚至請不起營造廠幫他們蓋這座祈禱室。而Zumthor免費接手了這個案子,並採用當地版築的工法,以農民自立營造的方式設計並完成了這個案子。

Zomthor先用松木搭了作為版築支撐的帳篷式架構,外面用夯土版築的工法,以一天約28cm的高度,耗費近一個月的時間,造出10M高的筒狀空間,最後以一種近乎魔法的方式結束了整個營造工程,最令人驚艷的就是Zumthor用一把火燒掉了原作為內部支撐的松木,讓還願小教堂精緻現形。

這座還願堂是座沒有頂的小教堂,內部空間成淚滴狀,大門為三角形,裡面沒有燈光及照明,唯一的照明是來自頂部的天光,及祈禱台前微弱的燭光。內部空間極小,僅容三排座位。由於如此極簡的設計,當人身處其中在內部冥想時,祈禱的當下唯一感覺到的便是抬頭仰望的淚滴狀天空,及散落在牆壁上預崁的玻璃珠光。下雨時,天上的雨就從淚滴狀的天空落下,彷彿是上帝憐憫的淚滴。

細膩的設計,利用光影,讓三角形的門框彷彿鑲著金邊

無頂的設計,抬頭仰望天使的淚滴,讓光彷彿上帝的感召

這座小還願堂亦被稱為由風,火,土,水四大元素合成的教堂。雖然工法簡單,但是形塑的空間場域讓人感動莫名。我第一次造訪時,許多建築師都說,這種工法我們都會,但是我們沒有哪個膽跟業主提這種構想。果然第二年Peter Zumthor榮獲建築界的無上桂冠,普利茲克獎。

德國柏林國會大廈復舊

東西德統一之後,德國國會遷回原址完成其政治意義,殘破的老建築重獲新生

德國首都在柏林,二戰後分裂為東德與西德,柏林也分別被佔領,分為東柏林與西柏林。後來機緣造就兩德統一,西德政府迫不及待的將首都遷回柏林。只是原來的德國國會大廈早已殘破不堪,而國會勢必遷回到原址完成其政治意義。

此修復任務歷經國際競圖,由Forster擔綱。當然競圖的紛擾過程簡直可以上社會版頭條,但這不是本篇的主軸,暫不多談。Forster作為一位被譽為高科技的建築師,善於結合技術與造型,但是在國會大廈復舊案裡,Forster以維持外觀的手法,僅重新打造新的屋頂與內部空間,且特別在屋頂部分,以一個透明的圓頂,不僅可引進照明與通風,更達到節能的目標。也因為透明,所有人可以在屋頂觀看國會議員開會的狀況,這也宣示了人民是國家的主人,議員只是人民的代議士。

透明的設計讓所有人都可以監督國會的議程,朝斜坡道一路漫步還可以眺望整個柏林

圓頂不僅造型獨特,參訪人員可以循著圓頂內部的斜坡道漫步上去,眺望柏林的天際線,上面還設有餐廳,生意好到不行。不僅對德國國民,國會大廈屋頂對全世界人開放,只要在官網上預約,參訪行程完全免費。下次到柏林時,不妨將國會大廈圓頂列為參觀目標之一,一定可以讓你不虛此行。

結語

古蹟修復不是只有修舊如舊,原狀復原一條路。經過建築師的巧思,合理的辯證過程,能夠說服的論述,古蹟還是可以有不同的面貌出現。不只保存,還能夠創新。但是能夠儘可能保留原貌,留下原有的物件,也是古蹟保存裡面重要的課題。

許派崇建築師事務所  許派崇


建築科班出身,畢業後進美商事務所,半路出家做古蹟修復,陰錯陽差帶團建築導覽,就這樣走遍歐洲、山西跟不丹。也是因為做古蹟修復,旅遊時會特別注意歐洲舊建築的再利用,發覺建築的生命歷程。

您可能會喜歡以下文章…

新聞來源:推推志

您可能也喜歡…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