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派新貌運動 四 】絕美融合的比利時與荷蘭建築

文/許派崇 圖/許派崇

緣起

在上篇我們瀏覽的英國泰晤士河畔的幾個例子,這次我們看看比利時安特衛普和荷蘭阿姆斯特丹的幾個例子,看看解構建築在重組的情況下,有哪些驚人的效果。

札哈哈蒂安特衛普港都辦公大樓

從獨特的立面設計就可以看出哈蒂的風格

建築界女皇哈蒂2016年驟逝,令世人訝異。在這同時,哈蒂事務所的案子陸續完工,成為哈蒂在世上的遺作。安特衛普,是比利時重要港口。在之前已有安特衛普水上博物館(MAS),為港灣添新意。就在MAS往北約1000公尺的位置,哈蒂設計的港都辦公室(Antwerp Port House)也於2016年末竣工,為安特衛普港邊,鑲上明亮的珍珠。

讓新元素凌駕於舊建築之上,創造新視覺體驗

安特衛普港都辦公室的前身是古典式樣的消防隊,無獨有偶如同Herdong & de Meuron 的易北河音樂廳(Elbphilharmonie)設計一般,哈蒂接手消防隊的再造工程設計,也是選擇保留了消防隊的建築,在裡面重新設計。但是,哈蒂永遠是哈蒂,在改造的同時,哈蒂選擇在消防隊的屋頂設置了新的空間,外觀以玻璃帷幕做成鑽石般的造型,就這樣成了新建築與舊建築間的對話。

消防隊原來是停放消防車的車庫,變成港都辦公室的大廳。除了接待、門禁等功能,也預留空間作為會議室。地面上以空照圖說明了安特衛普港的風貌,更標明了港都辦公室的位置。接待人員後面的牆上是最好的展示點,一片巨幅LCD面板重複說明哈蒂設計的港都辦公室(Antwerp Port House)如何興建。

原是消防使用的建築內部因為改建有了不同的風貌,採光上也別於以往

整個上方的鑽石型新建築是獨立結構,以V支撐柱落於大廳中,也成為大廳中的造型與裝飾。消防人員進入消防車庫的豎井通道,改造為電梯豎井,除了添增新的功能外,也沒有影響原有的結構。

阿姆斯特丹香奈爾的水晶屋

位於荷蘭名品街的香奈兒,外觀上的清透感格外引人注目

PC Hooftstraat 是阿姆斯特丹的名店街,就在著名的梵谷博物館(Vincent Van Gogh Museum)及阿姆斯特丹國家博物館的附近,當然會變成精品區的一級戰區。對於這樣的區域,一線名品如何凸顯自己的價值,除了商品展示的樣態外,店面設計更是爭奇鬥豔的戰場。PC Hooftstraat原是住宅區,街面多為二樓至三樓的住宅。作為香奈兒(Chanel)的旗艦店,還真是弱掉了。更何況還有愛馬仕(Hermes)等品牌在對面虎視眈眈。

因此香奈兒找來MVRDV擔任旗艦店改造的舵手。在設計上,MVRDV解構了一棟傳統的街屋,將高度提高了半層樓。因此,對於一樓的店面高度,就不侷限於原有的住宅高度,可以較高的大廳顯出品牌的氣勢。而因為抬高了立面,不足的材料部分,MVRDV重現了磚造建築的立面,但是底層以玻璃磚仿造。為了再現玻璃磚材料晶瑩剔透的本質,MRVDV還與玻璃磚的材料商合作開發出玻璃磚間透明的黏著劑,使得底層以玻璃磚重現磚造建築立面時,能保持透明的材料特性。最精彩的呈現就在舊有磚造與玻璃磚仿磚造的過度區間,漸次由不透明轉為透明,一塊塊磚轉換成透明的玻璃磚,呈現夢幻的效果。雖然改造後的建築僅三層樓,氣勢上卻是讓人驚艷。

玻璃與磚牆的接合正式此新舊建築融合的精彩之處,漸層式的設計

the Market Hall

儼然成為來荷蘭必逛的新景點,荷蘭大市場the Market Hall

MRVDV另一棟著名的the Market Hall 位於鹿特丹方塊屋旁,歷經15年整合過程,成功將舊有的市場改造成新的建築the Market Hall。不同於一般都更案為求利益極大化,總是用一個裙樓作為底座,上面千篇一律都以高樓(High-Rise Building)解決問題。反之,MVDRV以市場為主體,在建築物的大廳重塑了傳統市場,也使得附近社區的生活脈絡不流失,這也是推土機式的都市更新案中最大的問題。

與藝術家合作的天花設計,曲面的彩繪挑戰老建築的新視覺

但是僅是重塑傳統市場,這個案子就了無新意了。MRDVR將建築物變成一個大廳,兩側成了公寓及辦公室。日常所需的超級市場及停車場置於地下層,而大廳的二樓,市場攤位的上層,由於驚艷的空間效果,就成了高級餐廳的最佳地點。為了帶進地區風貌,MRDVR與藝術家合作,在大廳頂上遍佈以當地特色的彩繪,使得於大廳內用餐,除了美食外,也有難得能體驗到的空間層次效果。連英國名廚Jamie Oliver 都爭相於此設點展店。

Starbucks Amsterdam The Bank

外觀看來樸實的星巴克,內裝別有一番天地

星巴克the Bank是星巴克在荷蘭的的第一個概念店,是星巴克將日本概念店成功展店的經驗推向歐洲的第一個灘頭堡。建築物面對阿姆斯特丹著名的林布蘭廣場,林布蘭廣場中的雕像就是依照林布蘭名作-夜巡(night watch)中的場景配置。建築物原本是棟老銀行,目前已經改為辦公大樓。星巴克設點於建築物側面的一樓及地下室。從側面看,裝飾僅有星巴克的Logo,以及玻璃上的美人魚圖案。

利用回收再利用的木材打造不一樣的頂上風景,錯綜的高度產生華麗的層次

星巴克 the Bank由星巴克荷蘭設計總監 Liz Muller 精心打造,主要用餐區上面是一段段高度不一的木塊,佐以崁頂燈,出現另一種驚奇的場景。內部裝修上大量使用了回收再利用的材料,牆壁上也大量使用材料原始的基底,沒有再加上許多裝飾材,底層用餐區的牆壁上是原有銀行的各種器具陳列,如收銀機,帳冊等等,給人一種思古幽情之感。而兩側為半樓高度的用餐區,除了作為用餐區域外,其中一個還是可升降的舞台,可供作為小型音樂會,發表會的場地。家具除了星巴克制式的桌椅外,在不同的材料上,如樑,靠牆等,都加設皮靠墊,供作倚靠休息之用。感覺上,在荷蘭對於座椅的多樣性,較台灣豐富。

不僅空間別有用心,連座椅的材質靠背設計,甚至連銀行小物的擺設都十分用心

結語

在上篇中,我們討論了舊建築再利用中種種不同的手法,使得舊建築產生不同的風貌,特別是有些案例還產生令人驚豔的效果。我們在歷次篇幅上,看了荷蘭馬斯垂克、英國倫敦、德國科隆以及荷蘭阿姆斯特丹的例子,訝異於歐洲在深層文化的陶冶下,對於舊建築再利用的議題,是如此的輕鬆與多變,且讓這些改造後的建築充滿了樂趣。

在這次旅程中,我們還意外的碰上荷蘭五大節慶中的馬斯垂克嘉年華,整個小鎮充滿了變裝遊行的人潮,許多奇怪的遊行隊伍,對應著中世紀風貌的小鎮場景,也是難得的體驗。

歡樂的慶典各式裝扮走上街頭歡度

許派崇建築師事務所  許派崇


建築科班出身,畢業後進美商事務所,半路出家做古蹟修復,陰錯陽差帶團建築導覽,就這樣走遍歐洲、山西跟不丹。也是因為做古蹟修復,旅遊時會特別注意歐洲舊建築的再利用,發覺建築的生命歷程。

您可能會喜歡以下文章…

新聞來源:推推志

您可能也喜歡…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