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青散步

波戈拉-恐怕的夜晚

  「『書寫者』 皆連番離去—— 唯有床還在列印、昨夜 潦草的字跡。」 ——波戈拉〈造字的人〉   你問什麼是恐怕的夜晚 恐怕需要隱含……   隱含你...

波戈拉-幸福的紡織

  無非是你已不在房間 無非躺在你的衣櫃,我無非 像一件衣物,你不再穿脫的 無非佈滿時間的灰塵 無非是懷念 你的肌膚 我們曾展開彼此的背脊 彼此的………衣物還留有痕漬 我...

席慕蓉-千年的願望

  總希望 二十歲的那個月夜 能再回來 然而 商時風 唐時雨 多少枝花 多少個閒情的少女 想他們在玉階上轉回以後 也只能枉然地剪下玫瑰 插入瓶中   席慕蓉-他...

席慕蓉-他

  他給了我整片的星空 好讓我自由地去來 我知道 我享有的 是一份深沉寬廣的愛   在快樂的角落裏 才能 從容地寫詩 流淚 而日耀的園中 他將我栽成 一株 恣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