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轉家的想像

文/Becky 圖/Brian 影/Sophie

元根建築工房在台南靠海地區推出「碧波飛」透天個案,就獲得第一屆台灣住宅建築獎,不按牌理出牌的空間創意,吳武易建築師有一套自己的住宅哲理,他可以築出每個人對家的嚮往,將無法言表的對家的渴望,具體落實在台南這塊土地上。

推推志(簡稱編):您做出有別於一般住宅的設計,靈感是怎麼來的?

吳武易(簡稱吳):會設計這間房子是因緣際會,當初有人問我有個案子要不要一起合作,我沒什麼興趣因為市場上的樣子不是我想要的,然後他就說『不然你畫你想要的。』因為他那句話我就設計看看,然後「碧波飛」的靈感就出現了,「洞屋」的雛型也是類似這樣,我只花了半天的時間畫出構想。你說這個概念是怎麼來的?如果不是因為他那句話『不然你畫你想要的』不然市場上碰到這個土地,畫出來的東西一定很接近。

我不喜歡開發商跟我說市場上喜歡的是這個不是那個。我碰到很多買房子的人問我為什麼台灣的房子都長這樣子?你看國外的電影或介紹住宅的節目,很喜歡那樣的設計為什麼台灣都沒有?我必須要誠實的回答因為建設公司都想要求最穩當的蓋法,蓋出大部分人可以接受、覺得不差的房子,卻不是最好的房子。通常設計完成後會告訴你這裡少個什麼什麼,但不會有一個人跟你說這個房子少一個靈魂。

吳武易認為一個家的起點應該從庭院出發

室內空間由圍繞庭院設計,每個場域都有自然採光

編:您對家的想像是從庭院出發?

吳:如果問是什麼讓你喜歡這個家的?大部分的人會開始描述說他喜歡的是整層主臥、要四個房間、上面要有佛堂、我要停幾部車、我的廚具要用什麼牌子等等,是不是我們已經被家的形象框住了?你從市場上房地產廣告訴求看到的是什麼?(編:就是這些阿)。但這就是家嗎?我覺得家要有一個能夠安定人心,心可以放鬆的地方就是從庭院開始。

編:您很會發掘人們心中對家的渴望耶!因為如果問一般人想要什麼樣的家大部分的人會回答格局跟建材配備,但您卻找出大家無法具體說出的對家的希望。

吳:我覺得家要的是一個安定感。我們叫元根建築工房這也是自我期許。「元」代表時間、代表最原初代表的家的印象,或是更早的世代、沒有建設公司的人們怎麼蓋房子,「根」當然是指所有事物的本質,所以一切回到所有事物的本質來思考的時候,其實不需要太多的學習,我們常常會拋離這個根本然後打造自己的家,被別人給的意見及自己所學所框架住了。那什麼叫家呢?這是我們常常會跟業主問這些問題,建築已經做了二三十年非常有經驗,怎麼會不知道家要長什麼樣呢,但問他家的本質是什麼,他就會說看基地大小阿,他的回答會回到一個量的描述,比如30坪的家跟300坪的家有什麼不一樣?他覺得當然不一樣,但我覺得都一樣,都是直指人心的問題。

在家裡擁有放鬆的安定感才是住宅被設計的目的

300坪的家很不好設計因為太大,大到家人住進去可能都會疏離了,家人之間不是應該有一種親密感嗎?業主會回答:「親密感?嗯….(表情疑惑)」我曾經做過嘉義一個案子,家人之間不融洽,但是完成之後他們住進去的第一年,他們跟我分享兒子女兒以前不喜歡待在家,現在常邀朋友來家裡,他們好喜歡現在這個家,說他們以這個家為榮。他跟我分享這個我好感動,什麼是家?家除了彼此之間情感要好,也要有一個空間讓他們在裡面很安適,甚至可以跟朋友分享,這是深埋在每個人心中的,只是自己回答不出來。

編:您現在還有熱情嗎?讓您繼續保持建築的熱情是什麼?

吳:當然有啊!我知道自己想要做什麼,當然也會碰到業主跟我的想法不一致。現在該怎辦?會有一些衝突,那如果很一致當然很快樂,如果不一致難道要把業主擺一邊跟它對抗嗎?這會減損我們的熱情,因為那是不愉快的,碰到這樣子的時候我們會迂迴繞一個彎,最後可能會得到一個好的結局,那就是支持我們往下走,還有一點是不能太執著,我們自己當然有美好的設計經驗,一下子就可以讓業主接受,但有些業主還在他以前的習慣當中,所以保持那個熱情就是我跟業主達到那個感動,繼續往下走。但接了新的案子,以前所完成的美好我就會忘記繼續往下走,因為那是未知的,很多人問我最喜歡的作品是哪一個,我的回答永遠是還沒實現的那一個,或許這也是保有另外一種創作熱情的一個不可說的原因吧。

和家人一同住在自己設計的作品裡,享受生活與自然共處的喜悅

新聞來源:推推志

您可能也喜歡…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