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NN 滔新聞

鄭愁予-賦別

  這次我離開你,是風,是雨,是夜晚; 你笑了笑,我擺一擺手 一條寂寞的路便展向兩頭了。 念此際你已回到濱河的家居, 想你在梳理長髮或是濕了的外衣, 而我風雨的歸程還正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