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時間&記憶

敻虹-詩末

  愛是血寫的詩 喜悅的血和自虐的血都一樣誠意 刀痕和吻痕一樣 悲懣或快樂 寬容或恨 因為在愛中,你都得原諒 而且我已俯首 命運以頑冷的磚石 圍成枯井,錮我 且逼我哭出一...

敻虹-記得

  你如果 如果你對我說過 一句一句 真純的話 我早晨醒來 我便記得它 年少的歲月 簡單的事 如果你說了 一句一句 淺淺深深 雲飛雪落的話   關切是問 而有時...

周策縱-你說

  你說我們的路不相同, 你要向西我卻是向東, 在這邊我們應該訣別, 在那邊也未必相逢。   你說你是你我是我, 風吹花開依然是兩朵, 縱使同枝也不能教溶, 若...

席慕蓉-滄桑之後

  滄桑之後 也許會有這樣的回顧 當你獨自行走在人生的中途   一切波濤都已被引進呆滯的河道 山林變易 星光逐漸熄滅 只留下完全黑暗的天空 而我也被變造成 與起...

鄭愁予-賦別

  這次我離開你,是風,是雨,是夜晚; 你笑了笑,我擺一擺手 一條寂寞的路便展向兩頭了。 念此際你已回到濱河的家居, 想你在梳理長髮或是濕了的外衣, 而我風雨的歸程還正長...

席慕蓉-難題

  我的難題是 在一生裡如何保有一種 如水又如酒的記憶 在多年後那些相似的夜晚裡 如何能細細重述此刻的風 此刻的雲 和此刻芳草叢中 溪澗奔流的聲音 在向過往舉杯的時候 如...

鄭愁予-錯誤

  我打江南走過 那等在季節裏的容顏如蓮花的開落 東風不來,三月的柳絮不飛 你底心如小小的寂寞的城 恰若青石的街道向晚 跫音不響,三月的春帷不揭 你底心是小小的窗扉緊掩 ...

莊仁傑-登革熱

  要是能夠戀愛就好了 我開了燈關了窗點起蚊香又 熄了它想:重新 把窗打開吧? 任每顆星星代表的願望一躍而下 一粒粒 凸長在膚上   冬夜敲著玻璃鋁合金與輕鋼架...

鄭愁予-小小的島

  你住的小小的島我正思念 那兒屬於熱帶,屬於青青的國度 淺沙上,老是棲息著五色的魚群 小鳥跳響在枝上,如琴鍵的起落   那兒的山崖都愛凝望,披垂著長藤如髮 那...

席慕蓉-苦果

  在整整一生都無法捉摸的幸福裡 是什麼 在不斷刺探 我那原來已成定局的命運 是什麼 在不斷呼喚 我那原來已經放棄了的追尋   是什麼啊 透過那忽明忽暗的思緒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