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鄭愁予

鄭愁予《除夕》

  十九個教堂塔上的五十四個鐘響徹這個小鎮 這一年代乃像新浴之金陽轟轟然升起 而萎落了的一九五三年的小花 僅留香氣於我底箋上 這時,我愛寫一些往事了 一只蝸牛之想長翅膀 ...

《雨絲》鄭愁予

  我們底戀啊像雨絲 在星斗與星斗間的路上   我們底車輿是無聲的 曾嬉戲於透明的大森林 曾濯足於無水的小溪   那是 擠滿著蓮葉燈的河床啊 是有牽牛...

《生命》鄭愁予

  滑落過長空的下坡 我是熄了燈的流星下乘夜雨的微涼 趕一程赴賭的路 待投擲的生命如雨點  在湖上激起 一夜的迷霧 夠了 生命如此的短  竟短得如此的華美! 偶然間  我...

《夢土上》鄭愁予

  森林已在我腳下了,我底小屋仍在上頭 那籬笆已見到,轉彎卻又隱去了 該有一個人倚門等我 等我帶來新書,和修理好的琴 而我只帶來一壺酒 因等我的人早已離去   ...

《當西風走過》鄭愁予

僅圖這樣走過的, 西風 — 僅吹熄我的蠟燭, 就這樣走過了 徒留一頁未讀完的書冊在手 却使一室的黝暗, 反映了窗外的幽藍。   當落桐飄如遠年的回音, 恰似指...

鄭愁予-賦別

  這次我離開你,是風,是雨,是夜晚; 你笑了笑,我擺一擺手 一條寂寞的路便展向兩頭了。 念此際你已回到濱河的家居, 想你在梳理長髮或是濕了的外衣, 而我風雨的歸程還正長...

鄭愁予-錯誤

  我打江南走過 那等在季節裏的容顏如蓮花的開落 東風不來,三月的柳絮不飛 你底心如小小的寂寞的城 恰若青石的街道向晚 跫音不響,三月的春帷不揭 你底心是小小的窗扉緊掩 ...

鄭愁予-小小的島

  你住的小小的島我正思念 那兒屬於熱帶,屬於青青的國度 淺沙上,老是棲息著五色的魚群 小鳥跳響在枝上,如琴鍵的起落   那兒的山崖都愛凝望,披垂著長藤如髮 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