敻虹-詩末

 

愛是血寫的詩

喜悅的血和自虐的血都一樣誠意

刀痕和吻痕一樣

悲懣或快樂

寬容或恨

因為在愛中,你都得原諒

而且我已俯首

命運以頑冷的磚石

圍成枯井,錮我

且逼我哭出一脈清泉

且永不釋放

即使我的淚,因想你而

氾涌成河

因為必然

因為命運是絕對的跋扈

因為在愛中

刀痕和吻痕一樣

你都得原諒

 

您可能也喜歡…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